你们先等等,刺激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对于祝袁杉来说运用一点点作弊的行为不过是轻描淡写,肉段并且他也不怕被看出来,肉段那个已经坐在看台上的老者看起来虽然是仙风道骨,但他实际上的境界也不过是筑基期圆满。通过第二层石碑的话则是可以成为五行宗的外门弟子,车进这才是真正进入了五行宗的修行之中,车进外门弟子就可以得到杂役梦寐以求的资源,同样也不会被限制行踪。

刺激一点的肉段子 在车上撩起裙子进去

上撩至少在他这样的境界是看不出祝袁杉动得手脚。甚至说在第三层石碑后还有着一道光幕,起裙去想必对于将要成为内门弟子的人还是有着重重把关的。

这几个人倒是瞬间达成了一片,刺激三位外门弟子也是和那几人详细说起了宗门内的种种,刺激至于说对于祝袁杉这些没有任何表示的人他们的态度还是无比冷淡的。

放在血龙帮这样的实力确实是长老的水平,肉段但那也不过是领级帮派的长老,放在府级宗门中真的完全不够看,所以也就不过是一个跑腿的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车进朴素青年的脑海中再次传来祝袁杉处理过的苍老的声音:车进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只是需要你帮我在五行宗那边帮我找一个人而已,不会让你送死或受罚。

倒也没有太多的观察,上撩祝袁杉坐到了绿色的石碑面前,对于其中的内容也是没有提起半点观看的兴趣。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起裙去他们就这样静静地修炼吧。

要不是因为王蒙和白枫都给老二求情,刺激说不定铁牛真的能掐死他,铁牛也顿时也就将松开了手,将老二放了下来。

炎老顿时笑道:肉段哈哈,放心吧,就这一次,这小家伙估计是知道你的鲜血的不平凡,所以才会这样,估计等他吸够了就好了。

双手直接扣住老二的脖子将老二举了起来说道:车进怎么,车进是俺说的话你听不懂,还是……说罢,铁牛的手上也没闲着,顿时加大了力度,死死的扣住老二的脖子,老二顿时脸色涨红,神色十分的慌张,同时还一直看着自己的大哥王蒙期待着他给自己求求情。

毕竟在血狼出来的时候,上撩他们兄弟几个确实没出手,所以这次任务的佣金他们真的……没脸拿。而白枫看着地上的这只血狼幼崽,起裙去也露出了喜爱的神色,他想要不……咱也养一只。

索性没过多久,小家伙也就成功的吸食好了,把他的肚子都撑的圆滚滚的仿佛随时都可能撑破了那般。

同时也顺势的就把自己的手指从小家伙那里拔了出来,顺便也将小家伙赶出了很远。

刺激一点的肉段子 在车上撩起裙子进去

同时他也期待着这个小家伙能够给带来一丝奇迹,嘿嘿,如果真的是这样,这白枫还真的是赚大发了。

就在白枫刚准备去触摸一下这只血狼幼崽的同时,这只血狼幼崽突然狼性大发朝着白枫的手咬去。

同时走路也是摇摇晃晃的,随时都可能跌倒。同时手还准备向着血狼幼崽那伸去,铁牛顿时大怒,浑身血气翻涌,杀意骤现。

铁牛兄弟,唐宇兄弟,在下告辞,如果多有得罪,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白枫听着竟然有如此多的金币也不禁暗暗咂舌,这雇主到底是谁,一头血狼幼崽值两千金币。

就一瞬间的功夫,血狼就成功的咬住了白枫的手指,虽然血狼还是幼崽,但是他的撕咬力度还是不弱,也咬的白枫十分阵痛、白枫看着自己被小狼咬着的手指顿时也顿感无奈,没想到啊,还是栽在了这个小家伙手里。铁牛顿时大喜,一下子就将其中一只血狼幼崽提了上来,放在自己的面前好好端详端详。

说完之后,王蒙就带着他们兄弟二人,从这个山洞走了出去。

王蒙一看铁牛放了自己的兄弟,顿时也大感松气,对着铁牛和白枫说道:这次交易我们兄弟几个就不参加了,就由铁牛兄弟带我们完成吧,而这次任务的佣金也全都又铁牛兄弟和唐宇兄弟平分,我们分文不要。

一直死死的吊着那节兽骨,始终不肯松开,同时也十分警惕的看着白枫,深怕白枫将自己的那根兽骨抢走。

而此时的白枫看着眼前的这种情况,顿时也觉得给他们的教训够了,所以也就对铁牛说道:铁牛,就这样吧,放了他吧。

老二看着背后的铁牛涌动的煞气,顿时一阵后怕,但是也还是哆哆嗦嗦的说道:哼,我就拿了怎么滴。

而此时的白枫也跟过去看了看,而此时的两只血狼都睁大这眼睛朝着白枫和铁牛看着,同时嘴巴里还不断传来阵阵狼啸,朝着白枫和铁牛嘶吼着。

而白枫顺势就像那节兽骨拿去,可只拿小家伙贼心不死,有继续的冲过来撕咬着白枫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