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好老其中一位竟没有鼻子,在本应是鼻子的地方只有两个鼻洞。

不知二位能否过来喝一杯?也不等二人说话,大好打开又大声叫道:喂,小二,快来。说着头也不回,深师慢反手一掌拍在后面的桌子上。

啊啊啊好大好深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老师慢慢的打开我的裤子

那小二只得又一溜烟跑过来,嗯嗯战战兢兢的道:大爷,您有什么吩咐?地缺道:小二,赶快再置办一桌酒菜,我要请两位朋友喝酒。天残微一疏神,好老蓝面鬼这才挣脱开来,一只手腕被抓得红肿淤青,疼痛难忍,自知远非天残地缺二人对手,便自认栽。

只听那黑面人粗声粗气的叫嚷道:大好打开他妈的,还不快去端酒上菜,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话间五指并拢,咔嚓一声将面前的桌子戳了个大洞。

欧阳明月见他们两个年纪虽老,深师慢行事却是滑稽,犹如孩童一般。只是,嗯嗯其中一位竟没有鼻子,在本应是鼻子的地方只有两个鼻洞。

黑衣人道:好老尊姓大名是没有的,我叫皇甫十四,是扶桑国人,你们可以叫我十四郎。

叶凌峰那厮为了掩人耳目,大好打开将其藏在了华山某处。

她心下高兴,深师慢以为是大师哥回来了。

说也奇怪,嗯嗯叶灵儿便当真坐下吃了起来。

声势奇猛,好老破空之声嗤嗤甚响。

另一个却是没有耳朵,大好打开在本应是耳朵的地方只有耳洞。这神仙山虽不比华山,深师慢但也自有一番景色,方圆百里也算是首屈一指,慕名而来的游客也是络绎不绝。

显然,叶灵儿已被二人以邪门功夫控制。

天残微一沉吟,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啊啊啊好大好深啊啊啊嗯嗯啊啊啊 老师慢慢的打开我的裤子

蓝面鬼顿觉整个手腕,如同被一个烧红的铁箍紧紧箍住一般,一连几次却是摆脱不了,一会儿功夫便已痛的汗如雨下。

地缺喝了口酒道:大哥,那是你功夫还不到家。

一回头却惊得呆了,只见一人满面通红,在朦胧的星光下尤为可怖,尚来不及叫喊,已被那红面人点中了穴道。那没有鼻子的老者便是天残,没有耳朵的便是地缺。

如此怪异之人,任谁见了也会忍不住惊吓害怕。

他这一掌力道甚猛,哪知那桌子竟丝毫无损,桌上的竹筒却突地高高跳起,在空中爆裂开来,一双双竹筷如离弦之箭般,向四周激射而出。

地缺猛地一拍大腿,道:大哥提醒的是,兄弟我怎么就没想到。他顿了一顿,又道:这位欧阳小兄弟,你可知道冒充咱们兄弟二人名号的王八蛋在哪里么?欧阳明月这才解释道:二位误会了,以尊驾之奇特相貌,江湖中人想要冒充二位只能把鼻子和耳朵割了去。

其余四鬼听他如此说,也跟着七嘴八舌的道:对对,是你功夫不到家,要是换做咱们五鬼的话,早将他华山派的小子毙于掌下了。

天残地缺见二人露了这一手功夫,同时咦的一声,忍不住向二人多看了几眼。

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讪讪一笑,又道:适才见二位出手不凡,俱是名家风范。

他拔剑,削筷,收剑,一气呵成。

这一日,几位客人一跨进客栈,便有一人大声嚷嚷道:小二,快把店里最好的酒菜统统拿出来。

那天夜里,莫流云夜回华山时看到的黑影,也不是什么山鸡野兔,正是这天残老人在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