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夜头也不抬的回道:宝贝不要青夜,求是学院一年级新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就连用心头血暂时治住女孩,面好也完全是靠本能。在这时,好大好粗好深一个路人看着她们,用手机把所有过程都拍了下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宝贝你下面好湿啊 啊啊好大好粗啊啊好深不要舔舔小穴啊

慢慢地,舔舔他竟然可以控制这股力量了。忆天蓝姐妹跪坐在地,小穴无声哭泣。

忆天蓝俩姐妹,宝贝不要早被吓得魂不守舍了,桥上的慌乱似乎与他们无关。

警察您好,面好我名叫忆未,因为她们心底不良,所以我家家主让我好好看着我家小姐,以防她们做坏事。好大好粗好深淡声说道:已经死了。

舔舔一股奇怪的力量让他的身体有着暖洋洋的感觉。

小穴似乎在帮王青阳清理任脉中的杂质。

赵丁强忍着浑身的灼热继续控制灵力在全身游走,宝贝不要他深知此刻决记不能晕过去,宝贝不要否则此前的努力定然会全数作废,自己可就只有两颗筑基丹,第一颗就因为受不了灼热失败的话,第二颗筑基丹成功的几率也将微乎其微。

只见此山暮气沉沉,面好整个山体光秃秃全无半棵树木,面好全山呈黑灰的泥石之色,唯有峰顶的火山口四周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灰色的尘土,整个山体上下泾渭分明的分成灰白两色。

而山腹空洞的内部,好大好粗好深也不是滚滚岩浆,而是和峰顶火山口处铺上的飞灰一般颜色的尘土,其中更是夹杂着无数在火山枯萎后冷却形成的奇形怪石。

次日清晨,舔舔赵丁如往常一般醒来,在洗漱之后便跃上屋顶,迎着东边升起的朝阳缓缓闭上双眼。赵丁内视了自己气海已经坍缩下去大半正在缓慢转化为胶状的灵力,小穴在忍受高温煎熬的同时,小穴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要坚持下去,只要再努力一点再多忍受一些自己就能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说完,赵丁便跃上聚灵锋,直接朝着长生峰的方向飞去。

在赵丁的全速飞行之下,不到小半个时辰,便来到了长生峰附近的死火山旁。

宝贝你下面好湿啊 啊啊好大好粗啊啊好深不要舔舔小穴啊

赵丁眼见底部石块奇形怪状,又是岩浆冷却后形成的产物,下意识的想要去底部一探究竟,看看能不能的得到一两块上好的炼器矿石,就算自己不懂炼器,转手出卖也是可以赚的不少灵石。

赵丁左手扶着洞壁朝山腹内空洞看去,只见中空的山腹内壁上到处都充满着和自己所处之地一样的孔洞,每个孔洞内都有一束光从山外射入山腹。

大概又走了盏茶时间,赵丁在看到了此山洞尽头处传来的光亮后,不由脚步加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尽头处打通山壁联通山腹内空洞的孔洞另一头。不过再转念一想,此火山矗立于此多少年了,如果要是真有什么值钱的矿物,早就应该被前代的弟子们搜刮一空了。

体内灵力犹如沸腾的开水,赵丁此刻感觉并不好受。

脸上表情逐渐转向痛苦,汗水更是犹如雨落一般不断从头发末梢和鬓角下巴处滴下。

进入山洞后,赵丁并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炎热,相反的山洞中意外的凉爽,压抑着心中的好奇,赵丁缓步深入。随着身体温度越来越高,赵丁的体温已经逐渐超越了山腹内的温度,汗液蒸发的水雾已经开始不停的夹杂着赵丁体内的杂质缓缓从头顶飘散。

在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赵丁控制着气海再次一鼓荡,便直直的晕了过去,浑身除了汗液仍然不断流下之外,再无半点动静,整个山腹随着赵丁一晕也再次重归平静。

看着整个山体宛如蜂窝一般充满无数孔洞,赵丁心中了然,这应该就是拂云山千百年来无数炼气后期大圆满弟子留下的痕迹

同样他们也是最吝啬存在,吝啬并不是指他们像葛朗台的那种吝啬,而是指他们为整个大明王朝所做的贡献方面。

王守仁、张信、杨晓、皆是面无表情,只是默默不语。

这一天的傍晚,霞光轻轻的洒落在地上,映出了一片的红艳。

恩师还是如此疼爱自己的,而自己在恩师心中一定是占了极重要无比。

姬子梦是有良心的,虽然如此坑害自己弟子他的心理的确是有些过不去,但是姬子梦这此举乃是为了造福天下苍生。